中国式“深喉 | w88优德官网中文版登陆

中国式“深喉

“深喉”一词,来源于1972年“水门事件”中举报者的化名。他揭开总统尼克松竞选班子窃听对手的丑闻,导致尼克松下台。

在当今中国,网络反腐事件越来越多,举报官员渐成气候,举报者也常被称作“深喉”。这些“深喉”中,有商人,有二奶,有记者,也有普通百姓。

2012年12月6日,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被《财经》杂志副罗昌平微博实名举报涉贪,8月8日,刘铁男被开除党籍、公职。同样是8月8日,被曝集体嫖娼的4名上海法官3人被撤职,一人被免职。而举报他们的是上海的一名商人:陈玉献。

让曾经高高在上的副部级官员落马,让道貌岸然的某些法官几天内原形毕露,两起事件,再次让举报者站在聚光灯下。

有人评价,陈玉献具备上海人典型的精明。卖掉住房之后,陈玉献便开始实施他的报复计划。但他的“复仇”并非刀下见血式的打斗,因为“我的身价比他高,我有老婆和儿子,如果我采取暴力把他打残废,我还得承担刑事责任,不划算嘛。”

上海法官集体嫖妓视频发布后,在网民中引起极大轰动。有人将这种方式总结为“上海风格”:一,受冤枉不上访不上吊不去机场不喊炸;二,接受判决卖房还钱尊重法制;第三,胆大心细起疑跟踪不胡来;四,没有铁证不乱告;五,敌情重大顺藤摸瓜一网打尽;六,面对组织有一说一有二说二。也有人将他归纳为“有钱、有闲、有毅力、有方法、有手段、有技巧”。对网友的赞誉之词,坐在办公桌后的陈玉献只是嘿嘿一笑。

半年以来,老陈如同幽灵,跟随着上海法官,出入各大酒楼、歌厅以及豪华会所,记录下一段段灯红酒绿的隐秘生活。

他向记者展示四川地震灾区金花镇赠予他的荣誉证书时,无意中露出上面的名字是陈玉献,与楼下柜台后工商资料上企业法人代表名字相符。经保安和服务员证实,接受采访的爆料人就是陈玉献。

“我现在也不缺钱,钱对于我就不是问题。”陈玉献说,1997年他与天津人做生意,对方欠他260万货款,结果他自认倒霉,因为对方亏损已经快倒闭了。而这一次,他咽不下的是那一口气。“我这么聪明的人都被你玩了,那么好,大家就玩一玩吧。”陈玉献坚信,自己之所以被人玩于股掌之间,完全是因为赵明华。

陈玉献说,“他利用法律权力敲我的钱,我就利用的纪律敲他的腿。他设套让我掉下去,然后盖子一盖,玩弄我的人格,那我还不把他的腿敲掉?”

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这是陈玉献留给记者的另一个深刻印象。他承认,自己耗费了一年时间跟踪赵明华。一年下来,仅留存有价值的视频就达100多个小时。

他的加盟宾馆装饰风格也与别家明显不同,门口放有流水喷泉水景,大厅内供奉着据说从柬埔寨带回的文关公,每个过道横梁下挂有中式木格,还会摆设石头盆景,似乎是按照某种风水格局有意安排。

陈玉献坦承,他相信风水,也相信时来运转之说。“我认为上半年我的运很旺,我想做什么都做到了,很难的事情都能做到,全都是利好消息。所以我决定,必须在农历6月底把他做掉。”陈玉献说,他把自2011年以来的证据看了一遍,觉得一个钉子砸下去,然后再从下面一敲,“谁想拔都拔不出来。”于是,他8月1日在论坛里发出了两个帖子,然后第二天又发了上传视频的微博,直接@给几个名人后,很快就达到预期效果。

记者问,你就不怕他们报复吗?陈玉献答:“我安分做生意,正常纳税,谁也休想抓住我的辫子。”

33岁的罗昌平个子不高,穿着随便,面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。一位与他相识近10年的人说,罗昌平给人的印象就像一个久谙世事、宦海沉浮的中下级官僚。朋友们对罗昌平的共同看法是“靠谱”。他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朋友说,两人没有熟悉到互相引为至交,“但是,如果我出了大事,要拿出一张白纸写下值得托付的人的名单,昌平绝对要排进前五”。

稳重的做派也体现在他对刘铁男的举报中。他没有轻信刘铁男情人徐丽的说法,要求她补充一切证明材料。

对于发布时间点的拿捏,罗昌平也经过了复杂的思量:最佳时机是在十八大之后,两会之前,借助当时呈井喷之态的网络反腐热潮。至于在星期四发布,是出于他对新闻规律的熟稔,给同行留足时间跟进。“举报前,我连老婆都没有告诉。”罗昌平说。

12年前,20岁的罗昌平怀揣1000多块钱,辞掉了湖南一家专业电力杂志的稳定工作,成为一名“北漂”。他1980年出生在湖南中部的一个小镇,父亲是一名乡镇干部,母亲是家庭主妇。他说,自己做记者的原动力是关切政治。

来到北京,罗第一个住处是每天30元的地下室,直到被《中国商报》聘用。为弥补自己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缺憾,他大量阅读其他报刊,模仿写作,很快脱颖而出,成为报社最多产,也最有进取心的记者。

2004年3月,他转战《新京报》。“他一开始在同一拨记者里不算出色。”时任《新京报》的李列说,尽管罗昌平的学历和职业起点不高,但学习能力很强,在业务上花费的心思远超常人。“有的记者会凭兴趣做事情,而昌平会想着如何更快地出人头地,他的进攻心态比较急切。”

近10年后,李列还能记得当时行内竞争对手对罗昌平的评价:“推土机。”这个比喻是说罗的拿料能力很强,就像推土机一样履平新闻现场,不会剩下任何可被他人拾捡的信息。前同事杨海鹏说,罗的一些报道极具风险,但他“上进心很强,会不断去赌”。

事实上,罗昌平并没有天真到低估一个当时还在任的副部级高官的能量,“但我觉得可以做一下,没那么大风险。”他相信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,最坏的结果是被免职,甚至永远不能再干这行。

有人认为,此次举报的缘由更像一个秘密,真实的答案也许将永远付之阙如。有人认为,罗昌平是凭借工作单位背景实现事件突破的,“罗是背后有人的男人。”

罗昌平说,举报绝非旁人授意,“我非常清楚尺度在哪里。”但他并不讳言,自己考虑了《财经》的特殊背景。这份双周刊创办者王波明是外交部原副部长之子。很多人都认为,《财经》很早就赢得了一批高层领导人的支持,这些具有改革头脑的官员如今位高权重。这张关系网能够为其争取额外的空间。

1959年出生的陈玉献看起来只有40岁出头,个头不高,微胖,穿着一件T恤,说一口带有沪语的普通话,更像一个精明健谈的出租车司机。

在记者眼中,祖籍四川、在上海出生长大的老陈既具备上海人典型的精明—思维缜密、耐心细致;又有股川人的倔强—心气高、不轻易“认栽”服软。

罗昌平,男,出生于1980年12月27日,字冠中,湖南涟源人,生于梅岭之南,寨子山下,现居北京,历任《中国商报》首席记者,《新京报》深度报道部,《财经》杂志记者、副。

著有《递罪:政商博弈的郴州样本》(南方日报出版社2010年1月版)。长于政经、财经领域的独立新闻调查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w88优德官网中文版登陆

本文链接地址: 中国式“深喉

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-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Your w88优德官网中文版登陆 Rights Reserved.